楚肆酒。

我是一流人物,你至多二流半。
语c淡圈三流写手。
魔道/剑三/霹雳布袋戏
欢迎k列,qq962891498

【剑三】琴爹,日常轻功短打

九霄之畔,千岛碧湖接天,鸥雁盘树,细烟缭绕雕瓦。长歌一曲,青山云巅其中,一人影端端而伫,白衣胜雪,冠绦飘飘,玉节相扣,举手投足温润尔尔,眉眼间宛如泼墨入画。七弦琴雅然附后,桐木漆光,更称不凡。

 

堪堪聚气丹田,唇边一声轻喝,足尖点地间,身姿飒出,青丝翻飞拂后,疾风注衣袍。素手翻琴,抬膝以架,指节扣弦间,铮铮乐律自泻。借音为力,脚踏皓空,腰劲瞬发,继腾数丈,穿云间似游鱼入水,自在逍遥。信手一挥,音律化形,铿锵震耳,周遭水汽皆为弦动,凝万物之灵聚为一音,达天地之共然。

 

后身形一转,转升为降,疾驰而下,行云流水跃及古殿,正冠而立,合袖鞠礼。

 

 

“弟子见过门主。”

 

 


【金光瑶】写给亲友的一个七夕短打。

关系是我闺女,点名要瑶皮,所以就私设啦x试图混更


恍然数十载,棠梨压树开。荫下负手立,遥望佳人来。


是夏花以称之姿,莲摆轻摇。暗香迭送。忙迎前而上,油伞展舒,替人掩去一方细雨绵绵。翠眉稍弯,垂眸相对,笑面之后几分疼爱了然。不由抬手抚上发顶,指尖柔软触及青丝至稍,甚是欢喜。


携手登至金麟台高处,孤月映目,银河九天似有牛郎织女鹊桥相会。案摆红线银针,碧碗清波,金星雪浪曳舞,一派雅然。回首引人,软座相对,品香糕醉佳酿,举杯对饮,含笑轻语。



“若是乞得七巧,想必我兰陵金氏来年可得乘龙快婿,耀我仙门。”


日常bb。关于接下来一些安排

最近有些san值爆表,很茫然,不知道该怎么办的那种,做什么事儿都提不起劲,写出来的字也无法称心如意。

魔道因为最近淡了,可能写的会少很多,一万年前的连载坑(……)我一定会补的。有看墨香铜臭的天官赐福,可能会考虑开花城和物拟弯刀厄命。因为还没连载完就也说不准,毕竟容易ooc。

一头撞入霹雳大坑,剑踪入坑,现在看到刀戟戡魔录2。本命蝴蝶君,心头好慕少艾。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先写羽人emmmmm说着安利一波。不过三党慎入,坑太深,学习重要。

本体马上大一,应该也不会轻松到哪去,事儿也多,照样是心情所至自然笔下成文。可能是陷入瓶颈,语言虽华丽,仍想追求言之有物。

空间有看过这么一句“有两种人,一种不打任何tag仍然热度过百,另一种无人问津但依然坚持创作。”作为后者,以前者为目标。自勉。

很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。虽然是个话废但是仍然想扩列。简介掉tx号。希望不要有小可爱看完掉粉emmmmm

感谢看完!比心♡

【阴川蝴蝶君】收钱买命

霜染北域萧萧,然天泉周遭宛若暖春融融。岸濕矗雅舍,香草娇花缀其中,细流淌金,淙潺漫谷,煌而不奢。古木荫荫掩斜阳刺目。此间阴川,甚之九垓。蝶翅纷飞中,似有客至,暗香袭来。

斜倚靠石,红衣漫铺垂沿而盖,缥缈三千丝随性披落掩去半分侧颜。怀抱古月琴,敛袂探出指节,垂眸半阖,勾拨三两弦便是天籁琅琅。悠沨尔尔,自乐其中,忽闻夹杂生人跫音远至,佳音一滞却恍然不为所动。既是北域收钱买命的杀手,心道莫不是有新生意找上门来。

“规矩有规矩的眉角,杀手有杀手的角度。”

堪堪勾唇浅笑,抬眸将来人恭敬姿态悉数纳进,心叹并非易与之辈。起身执案上琉璃盏,轻晃数回才仰喉将其中佳酿一饮而尽。随手捏诀将琴收入袖中,抬臂引红蝶暂落掌心。目光垂于蝶翼不予来人半分,待蝶离入空方收了欣赏之色,稍抬下颚示意座下之人将酒器重新斟满。既有求与吾,这般事可还会为难?

“会面百两,谈话千两。买卖昂贵,相杀免费。”

见人依言而行,才淡淡扫过所奉金银财物,其光泽之纯正不逊蝴蝶谷流霞惹人欢喜。思忖顷刻,睫羽下星眸闪过一丝光芒划开阴翳,复展颜莞尔对上敬畏双瞳,随意架了双腿,低低启唇似戏语,字字惑心,以声为墨在阎王生死簿上添上一笔。

“不知汝所付钱财,买的是吾蝴蝶斩下的哪条亡魂?”

【羽人非獍】日常强行羽慕x

夜雪飘零久,嶺添萧瑟寒。东风送寂扬垂发,青袍拂曳落皑尘。深浅足迹踏阶而上,身姿飘然,青丝垂后,跫音尽掩。

落下孤灯一如往昔立于风雪,檐下留白,冰凌倒垂,映射侧颜冰冷。孤灯摇暖意,烛焰安然。抬首望去,似黑夜明星,照一隅而暗周遭,给歧路迷茫者指引方向,却不知何方。扪心自问,前路漫漫,或孤行一人。

倚柱靠坐,挥袖展衣,双腿随意交叉端坐,侧首放空目光散落,寄于茫茫夜色,寻毕生所求。指尖轻捏成诀,古色胡琴凭空堪堪在握,便半阖了眸子,轻点抚弦,指节抽弓,婉转悠扬琴语自泻,袅袅绕梁诉孤寂凄清不可说。眉心郁结难解,薄唇抿线,垂睫下是不曾波动的黑瞳。思绪纷飞,琴声依旧,是忆起了故人。

他被赠一生七大限,命犯孤煞。克父,害母,断六亲,一生无爱。唯剩朋友二三,值以命相护。

记不清多少夜晚与弦歌为伴,对月举杯,苦茶尽入喉亦不及心头三分涩。敛神不语,六翼白羽悄然随青律而展,伴其扶摇九霄云外,丝丝忧思动容天人。

忽天泣嗡鸣,方收神定睛观四方,才见一白发俊容者,手托竹管望来对视,一声浅笑融去了周身寒意。微微放下戒备步至人前,垂眸敛袖轻唤,难掩喜意。

“好友,许久不见。”

【恶友组】梦里真,真语真幻。

“这朱砂一点,便算作金鳞台的人了。”

犹记金麟碧瓦下,手执纤毫点墨,敛袖垂眸学着族中长辈模样,轻点在阶下作样跪拜的少年眉间。加之金星雪浪袍披身姿态,更于顽劣添了份假正经,不由勾唇轻笑,对上轻佻双瞳,温言启唇。
“客卿,请起吧。”

尔来数载,兰陵风起百花生,金星雪浪不凋暗香旧。少年意气风发,也曾相携步于闹市巷口,替人摆平乱子,容着一切不顾礼数的举止,只为那一碗米酒汤。散尽千财,守一抹真颜相对。虽依旧端着逢人笑面的假,却隐隐多出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情愫。陌生至极。
奈何纸短情长。

梦中雾气氤氲而散,所谓的真不过如梦幻泡影,投机再甚,也难逃作为命运世态一枚旗子,身不由己,言不由衷。
背身而立,烛火幢幢投影于壁,映不出唇角讥讽,眼底冰凉。翠眉紧而倏展,目光所至皆为阴霾。待缓缓将胸腔浊气呼出,莞尔如昔,字字诛心。
“阴虎符既成,薛客卿也不必再留了。”

“弃了吧。”

相逢相识相知相离,兜兜转转大梦一场。纵然梦再真切,皆是虚妄。

【藏花】剑笔断春秋

*梗源歌“剑笔断春秋”。写的时候一直是单曲循环来着,趁机安利一波。
*藏剑视角








“我曾经…有一个旧友。”

西湖杨柳岸,绕垂三千丝。湖风漾过撩起鬓角长发,遮去眸中垂睫也掩不去的乏。重剑立旁,折着东曜映进眸中。抬手翻起扣在桌上的骨瓷杯,清酒沏透香。侧首便是西子美景,又逢良辰,却也无了兴致。

“为何?”
闻言不由一怔,又随即埋首轻笑,黄绦入目,也被看出了点点那人的紫衣照面。一霎,音容皆浮于心头。摆手示意无碍,启唇低低佯作无妨。寥寥只语盖尽几经沧桑。

“不过是,昔日故友江湖成仇。”


年少偶识,皆是意气风发少年郎,志趣相投舞剑赏花,一赏便是十余载春秋。星眸如璨,豪言海誓就着偷饮辄醉立于山河。也曾策马同游,鲜衣怒马,飒踏马啼遍野林。夜来疏朗星稀,席梁脊而坐,共眺极目青山云影,闻乌啼九垓彻空,闻晴昼暗香袭人。望进一潭温和瞳,迷于淡淡草药清甘。
“药为吾采,剑为汝开。”
后家道变故,几经离别,终期年难见,断却了联系。天各一方,虽不得知近遇,但共仰一轮玉轮,足矣。


指节悠悠把玩酒盏不洒玉液半点,倏托杯仰颈,将佳酿纳如咽道,烈酒入喉滚淌灼心,一如当初隐隐醉态。三生枝叶垂映成影,随湖风曳摇。屏息沉色半久,才换得哑笑留面,敛眸喟叹。

“无非是对望如临敌。”


自古战场硝烟埋人,寒刃挟腥,黄土泥沙飞扬漫天也带着丝血红。往昔西子情君子意的翩翩恍然不再,阵营所属,信仰所向。重剑翻手舞若游龙,密纹舐血剑气封喉,身形稳定复而借力甩出,藏不过那双杀红眼的凶狠。孤身凭己一人一剑冲破敌围,莺鸣柳下春知晓,却道血流漂橹尽八方。依然不倒,冷眼瞥着苟延残喘敌将挥刀而迎。堪堪相架,剑鸣光溅中,一抹熟悉的紫衣悄然入目。心下怔然,未留意便被力道撞出几尺开外,模糊了故人的神情。
“是你…。”
半晌张唇只语,是从未有过的沙哑,是少年恣睢被岁月打磨殆尽惟剩对立与仇恨的无助。唇纹干裂,点点颤抖传遍全身的疼不及胸口悸动。恍然间,幼年舞剑历历在目,勾出一抹自嘲。若不是这份透进骨子里的熟识,又怎会妙手挽回一条条本应作我剑下鬼的垂危性命?

彼时的誓言,真真像个笑话。
探梅不再,久别重逢竟是玉石俱焚的下场。




自那一役尔来已十余载,也曾故地重游,密林举目远眺,不同夏时茂盛,东风吹雪穿桠,错综断了剑笔春秋。“至交”为敌,天涯一隅各自安身立命,带着千疮百孔,太过沉重。
“叶沧。”似闻人唤我,蓦然回首,北风卷草折,也带走了他方少年。

终是怅然一笑,觞酒饮尽。故事下酒,一醉方休。

【金光瑶】大婚

“若得一真心女子,切不可辜负了她。”

朦胧意识间,娘亲的声音自九垓而来,刺穿稠雾直直拍着元神,由浅眠惊醒,不住指节覆上太阳穴细细揉作。侧首瞥见隔窗户外,将亮未明,已是四更。不复睡意,索性和衣起身,踱至案前点上几盏莲灯。拂衣而坐,执狼毫沘笔,砚边三晾,于公文批复二三句,神凝聚之,直至下人叩门。

“公子,今儿是你大婚的好日子。该更衣了。”




敛眸上前,从人手中取来赪红喜服,针脚细密纹着烫金龙蟒,暗纹相叠触及指腹,扯衣挥就,一袭红袍堪堪入眼,其紑丽一如兰陵金氏奢靡作风。外人尚觉待我不薄,衣冠金饰样样完备华丽。思及次掌心倏紧,布料薄劣渗指缝而出,方唇边勾笑才慢慢消力,留下暗角处褶皱难复。费这等心思在次料镶金,着实屈才。喟叹止于喉间,温言唇齿而出。

“有劳。更衣吧。”




镜中郎儿婚服着身,玉面翠眉朱砂衬俊貌,偏作唇边漾笑出几分讥讽。殿外已然宾客渐至,礼炮笙乐作响隐隐传入耳中,摆首即驱出脑海,复一如往昔笑面示人,指扶礼冠,锦绳缠错,成结藏于发后。正襟抬首,伸臂敞开了朱漆门轩。熹阳刺目,不禁双眼微眯,收拾妥当了今日不该有的心思。
只待成婚,兰陵金氏便可攥于股掌,昔仇今怨也就一道了却。演得一时,何乐不为。是要笑的。


碍于成婚前不得相见习俗,再见她犹如恍世之感。平日所见素净襦裙被今火红嫁衣所替,凤冠霞帔,如焱灼目。浓妆似掩去了熟悉眉目,将心中悸动压下几分。却宁愿所娶是一陌生女儿家,也好过现今心虑焦措,不知何颜以对。

“阿瑶!”
许是自己一身扎眼入了她目,抑或初嫁人喜悦娇羞,竟是不顾礼数朝着这边喊了句,竟愣于原地才莞尔温柔点头示意,眼角痛苦悉数隐没睫羽阴翳。仿佛初见,殊知歧途。
真心既付,也敌不过天意弄人。

依照礼官诵辞步步礼序皆成,三拜起身,便有修士奉上合卺酒。抬杯与她交臂将杯沿送至嘴边,对视间,从她的清亮眸子中窥见自己平静温和的面庞。不再忍多看上一分,旋即仰颈阖眼任着酒液入喉淌肚。本是佳酿,却胡乱品出些酸涩来。挽手指扣,指节微寒,面如春风拂过,温暖幸福。道是好一对鹣鲽情深。

“礼成。”






洞房花烛夜,芸香氤氲红幔纱帐,鸳鸯锦被盖着两人身躯,不似新婚情急难耐,有几分相敬如宾的客气。弯眸垂首亲吻眉心,唇肌相触尽是温柔,没了一丝情意。温言耳语也惹得怀中女子一阵娇羞。

“夜深了,该歇息了。阿愫,晚安。”



阿愫……是我对不起她。事已至此,却无法后退一毫。我今日所受屈辱折磨,明日定要你以命偿。
指甲陷入掌心留下道道血印,注视共枕人沉沉睡颜,就着晨光薄暮才缓缓放松紧绷的神经,浅浅睡去。

一个假的观音庙(……)

*听闻近来魔道影视化大改,故书此戏。
注:并非拆忘羡cp,也并非传播影视化谣言。仅属个人兴致所起一时娱乐,博诸君一笑。也谢谢评论提醒不周之处见谅。

观音庙内烛火幢幢,夜风凛人。未久续过的香火已熄,余味绕柱缠衣,袭不走清冷檀香。
抬眸是那人黑衣乌笛,红巾束发,眉眼间仍能看出十余载前的意气风发肆意洒脱。纵皮囊已改,魂灵依旧。思其心疾,医无可医。暗暗隐去眸色波动,垂睫挽袖拉来个蒲团,拂衣正坐。灵力既封住,避尘流光不再 也要护着他。

“蓝湛,你,你看看我。”
幽微火光下,不禁侧首看向人的侧脸,轮廓被氤氲得比往日更柔和乌瞳中隐隐有波光闪动,撩动着心神。喉间发紧,启唇几张,最终抵不过轻轻一句“嗯”。








“你特别好,我想和你拜把子!当兄弟!”
………………魏无羡,老子弹瞎你信不信。

(纯属一时脑洞,ooc见谅。)

我我我回来啦!

嘿,这儿楚肆酒,今天终于熬完高考啦。
数了数这段时间入的坑。

全职/杀破狼/默读/少年锦衣卫/尼尔机械纪元/人渣的本愿…。然后包括之前的魔道和剑网三。嗯。

唔金光瑶之前那个连载坑会继续补上的,具体我…也不清楚。就,看着填?QwQ

嗳其实我是混语c的,也是常年混迹名朋,农药也玩儿的,就暗示。扩,扩列嘛?

比心!